前些天,和梵天經在工作室談一些工作細則的事情

聽到有人開門及走進工作室的腳步聲
心裡還犯嘀咕,真討厭這些每到選舉的時候就緊迫釘人到處登門挨家挨戶拜訪的候選人
正這麼碎碎唸時

奇怪!這腳步聲怎麼如此遲緩
拖著腳步聲緩緩參雜著沈重的喘息聲
一位看起來七十多歲的外省老伯伯,說話帶著濃厚難懂的外省口音
及沈重的喘息聲,居然開口向我詢問工作的事
他的大意是說,他的身體還算好,就是有些氣喘
問我這附近大樓有沒有管理員的職缺

我請他去對面的大樓詢問看看,因為我知道對面大樓好像請的都是一些老伯伯
看著他瘦弱的身軀及呼吸喘息的聲音慢慢消失在大門時
『哎!剛才那位老伯伯真可憐!』梵天經這麼說著

很可惜我們幫不上忙,我們都如此想⋯

這天,老伯伯又出現了
他喘著氣推門進來問我:『外面有輛腳踏車,如果沒有人騎,可不可以便宜賣給我?』
那輛腳踏車前些日子梵天經才整理過一次,本來打算要讓我家哥哥騎自行車上下學

念頭一閃,我覺得此時老伯伯比兒子更需要這輛自行車『你騎去好了,不過伯伯你騎的時候可要小心喔!』我幫他將腳踏車從走廊牽出

『多少錢啊?我還可以出得起幾百元跟你買這輛腳踏車』他緩緩地喘著氣說出這句話
『伯伯,不用錢啦!你要小心騎喔!』我心裡其實是不太放心他真得要騎
他笑著連聲謝謝我,說自己會小心的
然後將一直拎在手上的大塑膠袋夾在後座(那也許就是他全部的家當)
接過車後,他牽著單車的背影
彷彿如同蝸牛般揹著自己的殼

緩緩地前行
就這麼


慢 
的前行 


創作者介紹

我這樣

monique3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